疫情之下 中国有声行业市场活跃用户规模达8亿人次

新冠疫情发生以来,互联网在线内容消费群体迎来了爆发式增长,听书人群成倍数增长,根据易观分析数据显示,2021年中国有声行业市场活跃用户规模达8亿人次,2020年用户规模则为5.7亿人次。探访书店,图书馆,有声阅读内容台,有声阅读从业者,确实明显感受到这个行业正在发生悄然蜕变。

书店

有声书有了“声音岛屿”

一进入中信书店启皓店,首先会看到店内设置的CD一样的有声书“声音岛屿”,精英商学院,历史的瞬间,深度思想+,看见未来,解密生命,五大主题,120本经典好书以声音呈现给大家。

在声音岛屿,不少读者都会亲自体验一番。在这家书店,纸质图书和有声阅读实现了无缝连接。扫描有声书架上的二维码,就可以听到专业人士对一本书的精华解读,如果需要购买,还可以快速在书店找到相应书籍。有声图书都由中信书院打造。中信出版集团中信书院负责人崔青告诉记者,书院会随时邀请专业播音人员对图书进行有声化加工,其库存量一直随图书出版情况动态更新,总量不断在增加,增幅已超过30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21年读者在中信书院的有声产品收听,付费数据同比上一年也有较大幅度增长。崔青说,中信书院有声读物的读者主要集中在25岁至50岁的中高端用户,这也是社会消费的中坚力量。在她看来,“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,读者关注社会发展,注重健康,积极提升生活品质,因此对知识的需求量逐渐增加。无效社交的减少和独处时间的增加,用户有更多时间用来阅读。”

图书馆

有声阅读同比增长30%

在图书馆,扫码听书已成为读者非常自然的选择,新冠疫情发生以来,有声阅读更成为图书馆增幅明显的阅读方式。

顺着朝阳区图书馆(劲松馆)的楼梯往上走,“黑白琴键”模样的墙壁上,有着一个个别致的标牌,《人间鲁迅》《未来简史》《乡土中国》等60本图书的书名下,有文字简介,还有一个扫码听书的二维码,微信扫一扫,进入听书小程序,30分钟左右的图书介绍,浓缩着图书精华。

朝阳区图书馆馆长李凯则特别提及,疫情发生以来,对图书馆的阅读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催生了图书馆的不断创新,“我们需要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,探索一些可以打破时间与地域限制的,无接触式的服务方式,将其作为传统公共图书馆阅读服务的一个补充。”

朝阳区图书馆正是通过政府招投标的方式引入喜马拉雅数字资源,给读者带来沉浸式的听书体验。截至目前,接入图书馆的喜马拉雅台有5万余个专辑,时长达279万小时,资源随喜马拉雅内容库更新。

首都图书馆的有声阅读同样火爆。首图现提供有声阅读类数字资源主要包括云图有声数字图书馆,overdrive和新东方双语阅读三个数据库,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云图有声听书覆盖范围广,涵盖文学,历史,政治,法律,哲学,经济等内容约5700册,overdrive和新东方双语阅读主打绘本阅读,绘本跟读。

据首图相关数据显示,三个库2019年累计使用量约为55.7万次,2020年累计使用量约123.4万次,2021年累计使用量约160.3万次,同比增长约29.88%。

内容

成为IP孵化重要一环

随着有声阅读需求愈发旺盛,有声开发,联合出版,视听小说,互动绘本,短剧,影视剧等内容形态已形成了一套相当成熟的IP(多指适合二次或多次改编开发的影视文学,游戏动漫等)孵化体系,有声作品已成IP开发很重要的内容源头。

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有声内容负责人蒋天翔介绍,有声作品在形态,制作水准和演播形式上不断升级,演播形式从单播,双播走向多人有声,超多人有声的高阶形态。同时在IP打造上,如咪咕阅读作品《惜花芷》即是以多人有声剧为孵化源头,逐步进行了漫画,纸书,影视,视听小说等多形态开发,小说点击量超7亿,让书粉看到了IP的无限可能。

新技术不断深入到有声阅读。咪咕数媒推出的AI听书是采用最新的TTS技术,无需真人录制就可把文字小说实时转化为听书,实现一键看转听,解放阅读用户双眼,让阅读融入更多生活场景。

而听众的阅读趋向也开始明晰,据介绍,在听书类型方面,男群体更偏爱探案推理,科幻和玄幻类有声书,女则喜欢言情和影视剧原著类有声书。

主播

把知识压缩到声音里

疫情催生有声阅读的蜕变,吸引了更多有声书制作者,主播的加入。

猫倩入行两年,她原本是一个配音工作者,加入这一行是想有一份副业。猫倩告诉记者,她正在录制一本咪咕阅读的图书,她要在书中“扮演”多个角色,小到年幼的孩子,大到老太太。她说,用声音塑造形形色色的人,这种感觉很开心。

主播冠冠则入行已达9年,在喜马拉雅有115万粉丝,在懒人听书有42万粉丝。冠冠发现,疫情发生以来,他的粉丝数量呈20%至30%的增长。

冠冠回忆说,他初入行时,历经四五个月才能积累粉丝四五百人,此后他历经各种坎坷,艰难坚持着,到2014年,他月收入能达到1万多元,而如今,月收入创历史新高,最高能有10万元。如今他对有声阅读作品的理解发生了质变,“对待每一部作品,要把知识压缩到声音里。”他说,自己日会阅读大量传统文化经典,中外文学经典,社科历史等作品,这让他的声音和以往有了不同,也让他对未来的职业道路充满了信心。(记者 路艳霞)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