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457万 增幅超21%

今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457万,比2021年增加80万,增幅超21%;相比2017年,报考人数增加256万,增长1.27倍。沸腾中不断刷新的研究生报名总数及增量,其背后交织着素质升级的动力,“被迫营业”的压力与逃避社会的无力。

“我教了10年的职业生涯规划课,这门课一般开在大一。每年第一节课,我都会问学生未来4年的目标是什么?大概5年前,班里约50%的人表示要考研。而现在,考研意愿在大一新生中比例高达80%。即使到了大四,也有超70%的学生在备考。”河北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副院长边宇璇说。

同时,因疫情,国际形势等原因留学受阻,一些学生出国进修改为国内考研。

除了在校大学生,记者采访时还发现,考研失利后选择“二战”“三战”的考生不少,这部分青年人或聚集在考研寄宿基地,或几人在学校附租房备考。

青岛理工大学“三战”考生洪健介绍自己本科专业为交通工程,毕业后的工作大多是去工地。他考研是为了换专业,转行,现在准备报考计算机专业。“今年降低了高校标准,只要能找个学校读研就可以了。”

记者在了解考研理由时,发现有部分学生热爱所学专业,一心向学。但大部分学生谈及考研目的,依旧以增加自身应聘砝码,缓解弥漫社会的就业焦虑为主要目的;另有学生则属跟风,因“不想当异类”而报名,备考;更有少数学生以“还想再玩几年”“害怕成为社畜”的心态加入考研大军。

“部分学生没想清楚本科毕业后的去向,既不认真备考,又不认真找工作,白白耽误大四一年时间。最后研究生没考上,又错过了春招,秋招两个黄金就业时间,成为待业人群。”河北师范大学一位教师说。

部分高校就业中心负责人表示,过度吹捧考研会加剧社会对高等教育非理渴求带来的焦虑,加剧就业市场的扭曲。

江苏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周正嵩表示,目前考研热也存在结构失衡问题。从报录比看,国家急需专业或关键领域报录比相对较低,应当从本科生招生计划上加大宏观调控指导,对不适应社会需求的某些热门专业限制招生计划,减少这部分本科生的培养规模。

Baidu